| 北仑新闻网
梦回唐朝
2021-12-24 08:58    关 岛

□ 关 岛

每次我翻阅一首首耳熟能详的唐诗,总感觉那一个已逝去的王朝,正从一张张薄薄的书页上凸现出来。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诗意,那么张力,又那么鲜活。是在仙乐缥缈的云中骊宫,是在月落乌啼的城外枫桥,是在金龟换酒的长安酒肆,是在籁声呜咽的大漠军营,是在桃花流水的西塞山前,是在枫叶荻花的浔阳江头。

常常突发奇想,我似乎又坐上了一辆古旧的马车,缓缓行驶在时光的隧道,仿佛穿越到了盛时的唐朝。在唐朝每一个星月朗稀的夜晚,我身披青衫,手拿蒲扇,置身于江面,或轻舟荡漾,吟诗作对,那如醉如痴的画面,令我神往不已。

唐朝的一切显得那么遥远,却又真真切切,实实在在,仿佛触手可及。于是我想,如果是在唐朝,我应有气呑山河的雄魄,应有一剑封喉的绝技,应有笑傲江湖的气概,骑上我的白驹马,带上我的吴钩剑,到边疆去建功立业,万里平沙,愁云惨淡,军帐遍布,刀光摇曳。我择一个朗月的时辰出发,雪,便在这时下了起来,仿佛是一朵朵梨花,开在我的身上,开在我的刀刃上,开在无边清冷的夜色里。

如果是在唐朝,我会与诗书结上更深的缘份。春天的早晨,有晶莹的露水打湿我的草屋,打湿了树上的黄鹂,人从深井中汲水,插花,煮茗,会友。然后我就坐在案前写诗、作画,捕捉灵感,就像窗外一群活泼的孩子,在捕捉一只彩色的蝴蝶,蝴蝶飞入菜花丛中,就再也看不到了,整整一个上午,我也没有捕捉到半点灵感。夜晚来临,有优美的虫声,穿透碧绿的纱窗而来,像一支优雅的思乡曲,直抵心肺。我点亮一支蜡烛,在流光溢彩的树下,读诗,赏月,心止如水。此刻,我想我是幸福的。

如果是在唐朝,我会返朴归真,真心爱上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田园生活。和孟浩然一起访友,一起到老友的村庄,竹林茅舍,鸡犬相闻,空气净纯,古风依然。此时,老友巳在门口恭候多时,引着我们去看河塘里的荷花。夜晚,邀上王维一道,去山中看月亮,那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”的意境,扑面而来。或去莲塘里荡渔舟,“月出惊山鸟,时鸣春涧中”,月光如一层银纱,被向上伸出的松枝撑开来,假如再邀上张若虚,三人款款而行,看过春江月夜的他,再看到这秋山松月,真不知道会如何写诗弄舞了。

如果是在唐朝,我要谈一场风花雪月的恋爱。春风十里,全是桃花盛开。飘逸洒脱的女子,翩然而来。远离大唐喧嚣的都市,置身在桃花树下,与仙女一般的女子,相拥,对诗。诗意顿时满身,身上被鲜花包围,心上被幸福包围。整个田园,便是两个人无声的世界了。

如果是在唐朝,我要让时间停滞,因为美好的事物就在眼前。但我仍要回到现实生活中来,现代文明带给我的,是更为纷繁的生活,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失去许多美好的东西。于是,我只能去想象唐朝的一切。

我以为,多一份想象,便多一份实在,多一份拥有。

- 关闭窗口 -

北仑新闻网
www.blnews.com.cn